自研电池BMS等!沃尔沃CEO:不复制别人,不亏本卖车

“我们不会复制别人的做法。”在加入沃尔沃担任该公司CEO已1年多之后,骆文襟(Jim Rowan)终于以这个新身份首次来到中国,在5月10日的媒体见面会上,这位跨界到汽车行业的高管,显然对打造沃尔沃在电动车时代的地位有更高的要求。骆文襟除了表态说沃尔沃必须要走有自己特色的道路,其在市场上也有了新的目标。“我们要成为领导者而不是跟随者”。骆文襟这样说。

现在电动车市场方兴未艾,而整个格局处于急剧的变化之中,这给了企业更多的可能。对沃尔沃来说,在新赛道中实现更大程度的突破,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沃尔沃已经宣布将在2025年停售燃油车型,在2025年之后出售的车型中纯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汽车各占一半。这是豪华品牌中,比较激进的一家。沃尔沃2022年全球销量为61.5万辆,其中纯电动汽车的占比达到10.9%,而2021年为3.7%。

有意思的是,骆文襟此前在戴森公司担任CEO期间,该公司在2016投资超过25亿英镑启动电动汽车项目,但最终在2019年宣布放弃。而去年加入沃尔沃,似乎也是这种缘分的继续。这是沃尔沃的一次弯道超车机会。尽管其以跨界方式进入汽车圈,但以这种方式带领车企走上巅峰的案例也不少。最近一个是原波音CEO穆拉利重振福特的故事。那么,拥有在黑莓和戴森等公司担任CEO经历的骆文襟,又如何来做到这一切呢?对于这个目标,骆文襟认为沃尔沃品牌和技术是其底气所在。

骆文襟认为沃尔沃既有自己以往的品牌优势,同时在转型上更有自己技术优势,在这些优势的叠加之上则“一定可以打造出新的高端品牌”。其中最为核心的是安全的品牌价值。在过去长达百年的时间中,沃尔沃一直以安全作为自己核心的价值观,在电动车时代这一品牌标签仍将继续被擦亮和强化。“安全这种品牌标签是通过日积月累而获得,这是买不来的,是存在基因中,流淌在血液里面。”骆文襟认为,沃尔沃的安全技术并不过时,并将成为在电动车时代获得市场的利器。

“这将为我们赢得市场的一席之地”。骆文襟表示。尽管嘴上说着“一席之地”,但骆文襟其实并不担心沃尔沃的未来市场,他在现场的演讲中表示,世界上有足够多的客户喜欢沃尔沃,而且随着沃尔沃实现电气化和智能化,可以吸引更多的客户——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球范围内。

以自研强化“安全”标签

在未来的竞争中,安全将被沃尔沃持续被强化。“我们运用所有的这些经验,成为世界上家喻户晓的最安全的车。现在,我们正运用这些经验,成为世界上最为安全的电车。”骆文襟说。他表示,智能化正使得汽车安全达到了新的高度,而沃尔沃也在通过算力、算法、激光雷达、智能座舱等智能技术来加速实现零碰撞,实现完全避免事故。在这个过程,沃尔沃希望成为这一转变的领导者。“我们继续竭尽全力保持我们作为最安全汽车制造商的地位。”骆文襟说。在其看来,最新发布的EX90成为沃尔沃有史以来打造的最安全的产品。

EX90在今年刚刚亮相,这是沃尔沃在其全新电动平台上的第一款电动产品,也是沃尔沃电动旗舰。该车在沃尔沃原生纯电平台上打造,采用了目前最先进的中央电子电气架构,通过中央计算平台和整车SOA软件架构,可以使整车功能充分融合并进行感知,与此同时系统还可自主学习,并能支持整车OTA在线升级。在智能辅助驾驶上,EX90配备激光雷达和车内双摄像头的DUS驾驶员感知系统,整车搭载了32个内外感知硬件。

这个1550纳米光谱激光雷达可以在漆黑、完全黑暗或刺眼的阳光下看到前方250米,减少夜间事故的发生。而车内双摄像头的DUS驾驶员感知系统,可以有效监测驾驶员的疲劳分心情况,提升驾驶安全性。

当然,在电气化阶段保持品牌调性同时,沃尔沃还会延展出更多新的竞争优势。其中,实现核心技术的自研是关键。沃尔沃自己在设计电机、逆变器,并自主研发电池等。骆文襟说,这可以提升安全性,性能表现,同时还可以降本。因为,自己设计电机、逆变器可以使它们具有合适的尺寸和合适的外形,以更好地适应汽车的结构。

其中自己生产电池更为重要。沃尔沃与Northvolt在瑞典成立合资企业生产和研发电池。骆文襟说,自研电池的好处是能够提高能量密度,同时降低成本。骆文襟说,通过将自己研发的电池、电机、逆变器和BMS连接在一起并使其尽可能高效,这是下一代移动出行的核心组成部分。“除非你真正拥有技术,否则你永远无法完全理解它。”通过自研电池能更好地判断技术发展方向,并提升车辆性能。当然,沃尔沃仍将继续从一些“非常密切”的供应商购买电池,并不会全部生产自己所需要的电池。

绝不亏本卖车

骆文襟认为,沃尔沃现在的销量“非常漂亮”,在现有的技术也能够其带来非常好的销量增长。而他认为未来,在新能源方面,沃尔沃的盈利能力使得其比其他初创企业在发展电动车上会更有优势。比如,沃尔沃目前有插电式混动和纯电动,这些现有产品组合能够提供利润,这使得其能够进一步投入到未来的研发当中,而沃尔沃会在电机、逆变器、电池、软件、激光雷达、雷达以及新车上进行大量的投资。骆文襟认为,这些投资必将带来回报,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些技术还架起了通向未来的桥梁。

在其看来,新初创企业要做到这一点要困难得多——“他们现在没有足够的营收。即使他们盈利了,他们也没有足够的利润来为这些项目提供足够的资金,所以他们需要不断地借、借、借。”骆文襟说。确实从行业中来看,目前大量的新企业都没有实现盈利,不过以特斯拉来看其盈利能力非常强。沃尔沃因此也必须要进行赛跑式前进。在中国,新兴车企的亏损非常严重,只有以增程式产品为主的理想汽车在今年一季度实现了盈利。不过,从利润率来看,其单季度毛利在19%,这比传统车企要高不少。

新兴品牌们目前为了抢占市场,在中国大都是亏本卖车。骆文襟强调,沃尔沃肯定不会亏本卖车,“我们绝对不会。”在其看来,不管是油车还是电车,赔本卖车不是沃尔沃的策略。不过,其也承认纯电的利润比其他的车型要低一些,主要是因为原材料价格所造成的,尤其是锂的价格。但是随着锂的价格下降,以及电池能量密度的提升,电池材料成本其实也在降低。这将有利于实现油车和纯电动成本平价——这也是方向。

“油车和电车何时能达到相同的BoM成本,我们认为会在2025年左右。”骆文襟表示。去年一年全球内燃机销量下降了15%。全球纯电的销量增长超过60%。骆文襟认为,接下来这还会加速,拐点真正开始于2025—26年左右,届时即便是纯电也将会实现平价。在这个过程,沃尔沃正在快速地转型,这家公司设置了在2025年停售燃油车的,2030年转为一家纯电豪华车企。为此,沃尔沃已经停止在内燃机上研发,几个月前沃尔沃已经将之外包给Aurobay公司。

因为各个市场发展的程度不一样,沃尔沃仍然需要内燃机,但不再进行投资。这样可以使得整个公司将精力全部集中在纯电上,包括每一个投资决定、每一个招聘决定,以及为未来的新车做出的每一个设计决定都是围绕着纯电动汽车。“‘追两只兔子,饿着肚子回家。’我们追的是一只兔子。我们知道要把公司带到哪里去。与此同时,非常幸运的是,我们拥有通向未来的技术和收入流。我认为这非常重要。”骆文襟说。

持续加码中国市场

在这个转型过程中,中国市场无疑扮演了非常的重要角色。在当天,沃尔沃上海设计中心也正式投入使用,骆文襟说,未来上海设计中心将与瑞典总部的设计中心采用相同的设备设施,拥有同样的职能,全球设计团队可以实现全天候协同合作。事实上,上海车展前高调亮相的EX90excellence就是在上海设计中心诞生。

“中国团队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我们是一体,中国团队也是我们整个网络的其中一部分,进行技术的开发之后在全栈车型当中进行使用,我们中国也进行了很多车型从头到尾的设计。”骆文襟说。另外,他表示设计中心将是沃尔沃全球网络的绝佳补充,因为中国拥有出色的人才库和非常有创意的思维方式,可以帮助沃尔沃在北美和欧洲带来创意。

不仅在设计方面,而且在创造力和协作方面。而除了这个设计中心,沃尔沃在中国已经建设了包括四川成都、黑龙江大庆、浙江台州三大整车工厂以及除了瑞典哥德堡总部外,全球首座电机和电池三电实验室。中国是沃尔沃汽车在多个层面实现业务增长的核心市场。而骆文襟也直言,上海设计中心显示了沃尔沃对中国市场的战略投资与持续投入,并为沃尔沃已然强势的中国业务继续加码,沃尔沃做的一切最终都将转化为产品和良好的客户体验。

沃尔沃汽车在中国大陆2022年总销量达到16.2万辆,纯电车型迎来突破,全年销量同比上升201%,为品牌全新电气化产品全面引入打开了先机。沃尔沃汽车公布了2022年全年业绩报告:公司营业收入增长17%,达到3,301亿瑞典克朗,营业利润为223亿瑞典克朗,利润率为6.8%。在经营上,实现了稳健增长。“我们对于中国市场的表现还是非常满意的。”骆文襟说。

根据此前的规划,沃尔沃计划到2025年每年销售120万辆汽车,其中50%来自纯电动汽车,每辆汽车的碳足迹将降低40%,利润率将提高至8%—10%。而在这个过程中,沃尔沃在中国市场会有在设计和智能化上更多地考虑中国消费者的喜好。

都在使用科大讯飞作为语音通道的引擎。当然,把它嵌入到车中相对容易。如果你想知其所,骆文襟说,沃尔沃将根据当前趋势对设计进行现代化改造。除了降低风阻、减重等降低电动车的能耗,还希望忠于沃尔沃原本的设计语言,做到“哪怕我把徽标拿走,也可以从远处一眼看出那是一辆沃尔沃。”而在智能化上,骆文襟表示中国消费者非常成熟,对性能方面的要求也非常苛刻,而沃尔沃的智能化战略正在迅速发生变化,其将通过植根于软件和设计支持的核心计算技术提升座舱内和座舱外的智能化水平。

另外,骆文襟还透露沃尔沃下一款电动车是EX30。沃尔沃EX30将在欧洲当地时间6月7日进行全球首发。据了解,新车或将基于吉利的SEA浩瀚架构打造而成,并在国内进行生产。

2023-05-16

2023-05-16